等你来——为语之悦代言!
习研社官网
当前位置: 首页 > 精选 > 正文
小心“路上有根桩”
2015年12月1日 ⁄ admin ⁄ 评论数 0+ ⁄ 已影响 +

先说一个自己的故事。
  1964年年底,我在当时的上海金山县参加“社会主义教育运动”,分工负责一个生产队,和贫下中农“同吃同住同劳动”。临近春节时,根据工作队的布置,召开了一次社员大会,宣讲如何过一个革命化的春节。我自以为讲得相当到位,谁知第二天领导便来问我:为什么过春节只能吃一荤一素?我愣了半天才回过神来,原来宣讲会上讲的是“过春节要移风易俗”,农民伯伯听成了“过春节要一荤一素”。这件事一时成为笑谈,它让我懂得了一个道理:宣传一定要看对象。
  锣鼓听声,说话听音。“听”是一种能力。一个人的“听”,除了生理条件外,还要受到知识修养的限制,不是竖着耳朵就一定能听明白的。“文革”中的某一天,中央人民广播电台广播毛泽东的最新指示:“路线是个纲,纲举目张。”农村里有位积极分子,坐在大喇叭下听了半天,终于听懂了前半句:“路上有根桩。”可是,这后面说的什么呢?他琢磨来琢磨去,最后悟出来了:“桩是木桩。”在学习会上,这位可爱的积极分子抢先发言:“毛主席真是英明伟大,及时发现了社会主义道路上有根桩,就是走资派这根木桩。现在把它连根拔出来了。”今天听来,未免有点漫画色彩,但它却是荒唐年代的真实记录。
  这类“笑话”只会发生在农民身上吗?当然不是。《咬文嚼字》就曾经刊登过一个实例:曾任国际奥委会委员的何振梁先生在接受央视采访时,引用过一句古语:“物必自腐而后虫生。”他认为自己身为奥委会委员,如果不能做到洁身自好,以不贪为美,而是随意接受别人的“馈赠”,就很难按良知处事,做到公平和公正。这句古语用得十分贴切,可是毕竟是文言文,又有口音的障碍,主持人没听明白,后台的导播也没听明白。在时间仓促的情况下,他们只能从读音揣摩,字幕处理成了“吾必自负而后重生”。节目播出以后,观众一头雾水,不知何先生葫芦里卖的什么药。可见,即使在文化人之间,也会因为种种原因,有阴差阳错的时候。
  南怀瑾先生在一次演讲中,引用并诠释过释迦牟尼的话:“任何一种语言,任何一种文字,没有办法表达人的真正思想和真实情绪。如果语言文字能够表达得准确无误,那么人世间也许就没有那么多的误会。”这话说的是哲学层面的问题。维特根斯坦不是有一句名言——“语言是思想的敌人”吗?选择再精确的词语,也会磨损人的思想。你说的不一定是你想的,我听的也不一定是你说的。然而,从信息传播角度来说,语言毕竟还是思想的朋友。人与人之间的交流,是无法离开语言的。这里的关键是,说话人要想着听话人,在信息传播的途中,要说别人能听懂的话,不能留下一根“桩”,哪怕是一根“木桩”。
  有位作家写过一篇散文,写的是大草原上的故事。草原上有一支“乌兰牧骑”式的医疗小分队,队员每天骑着骆驼送医送药,被誉为“骆驼背上的医院”。汉语有强烈的两字成词的趋势,媒体在报道这支小分队时,逐渐把“骆驼背上的医院”简缩成为“驼背医院”。这一简称比起“骆驼背上的医院”来,自然节奏明快,音韵铿锵,可问题接踵而至,“驼背”是一个多义词,有可能引起误解。果不其然,就在一次电台宣传以后,来了几位“刘罗锅”,他们以为小分队是专治驼背的。
  曾经读过一本新闻学著作,里面提到大众媒体不能用冷僻字,用字总量也要有严格的限定。凡是陌生的词语,都要有通俗的解释。事实证明,一切成功的传播,都是信息量损耗最少的。历史上三湾改编时,宣传队拟了一条标语——“废除买卖婚姻”,毛泽东后来把它改成了“讨老婆不要钱”。当年周恩来总理请外国友人看越剧《梁山伯与祝英台》,他自己拟的宣传词是:“这是中国的《罗密欧与朱丽叶》。”习近平总书记决心把反腐进行到底,提出的口号是“老虎、苍蝇一起打”。这些案例,每一个字都能拨动听者的心,堪称深得传播三昧。

(来源:语之悦/作者:金哲)

责任编辑:文禾

语之悦:一家轻松解决语文问题的网站

发表留言:

◎欢迎参与讨论,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、交流您的观点。

资讯
说说
旗帜
学作文就上新阳光作文
若本站内容无意侵犯了您的版权,请致信电子邮箱(791541679@qq.com),我们第一时间处理,谢谢支持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