等你来——为语之悦代言!
习研社官网
当前位置: 首页 > 百家 > 正文
“张老”是令人作呕的称谓
2017年1月9日 ⁄ admin ⁄ 评论数 0+ ⁄ 已影响 +

用在长者身上的,除了“老张”的称呼,还有另一种称呼:“张老”。而用来称呼年轻人的却只有“小张”了,绝无“张小”的称呼。这也从另一角度说明了中国文化是面向老者的文化,它把更多的注意力放在了老者身上。
  “张老”是比“老张”更高一级的敬语。固然这称谓上含有年龄更长的一层意思,但却不仅如此。人们极少将一位看守大门或清扫垃圾的老人称为“某老”,即使他们已经足够年迈。他们常常被称为“老张”,或是被戏谑地称为“老张头”,即使更尊重些,也只是以“张大爷”、“李大爷”相称。“张老”、“李老”的称谓则颇有一点“礼不下庶人”的味道,大多只用来称呼有一定地位的人, 特别是那些无官职却曾经或仍旧具有某种地位和声望的人。“老张” 的“老”是个形容词;而“张老”的“老”是个名词,直指一种身份, 它是不能分给一切人的。这里,我们嗅到了一种“势利”的气味, 同是老者竟被划分出了等级。
  有人群的地方就有势利小人,就有阿谀奉承之徒,但是当一个民族着意造下一些专门的“谀词”,便意味着这个民族中的趋炎附势之风已经相当可观和成熟了。一切美好的形容词——伟大、天才、孔武、俊美——均可以用于奉承,但它们本身与奉承无涉,它们可以用在恰当的地方。在传统社会中的敬语和尊称是发达的,其中不乏带有不平等和浓厚的贵族味道的称呼,但是称谓所反映的阶层差别——诸如“万般皆下品、唯有读书高”——是那个社会明确标榜的, 因此人格上的格外奉谀倒不一定突出。在近现代,这种称谓上的“特权”受到每一次革命的冲击。在当代西方社会中,贫富两极的人口锐减,中等阶层极大地膨胀,人们通过在公共场合中将Sir(先生) 用于每个人而清除了其原有的贵族气味。而在1949 后的中国,我们曾作出最大的努力清除一切显示尊卑的称谓,造成了一个平等的“同志”称谓。在这一纯洁平等的背景下,虽然“某老”的恭维披上的是新的语言外衣,其包含的势利与不平等仍是十分触目的。“长” 与“某老”的流行,说明平等追求的失败,一种新的不平等取代了旧的不平等。法国大革命后是贵族语言的复辟,我们的革命更可怜, 革命后人们竟借平民的语言造就着新的尊卑。不知道“某老”的呼唤者和被呼唤者们还记得推行“同志”时的初衷吗?
  (来源:语之悦/作者:郑也夫)

责任编辑:文禾

语之悦:一家轻松解决语文问题的网站

发表留言:

◎欢迎参与讨论,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、交流您的观点。

资讯
说说
旗帜
学作文就上新阳光作文
若本站内容无意侵犯了您的版权,请致信电子邮箱(791541679@qq.com),我们第一时间处理,谢谢支持!